環球時報記者邱永崢採訪“果敢王”彭家聲。
  【環球軍事報道】從11月19日緬甸政府軍炮擊克欽軍校,造成多支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受訓學員23死16重傷起,緊鄰雲南的緬北大地槍炮聲不絕。12月28日下午,克欽獨立軍在帕敢與緬甸政府軍發生激戰。截至28日,緬甸政府軍與“民地武”之間不同規模的戰事仍在進行。在這場重新燃起的戰火中,5年前被緬甸政府軍擊潰逃散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奇跡般地東山再起,多次與政府軍交火,打死打傷包括營級指揮官在內的數百緬軍官兵,壓迫駐扎在果敢地區甚至薩爾溫江以西勐波地區的政府軍。緬北戰事是否會迅速升級?重燃的戰火會對剛拉開序幕的緬甸民主選舉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在緬北有巨大投資利益的中國是否會被波及?中緬長達2185公里的邊界將面臨什麼樣的壓力?從國際視野消失5年的緬北傳奇人物、有“果敢王”之稱的彭家聲等緬北“民地武”要員,日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的獨家專訪,逐一解讀緬北烽火引發的上述焦點問題。這也是彭家聲5年來首度接受媒體採訪。
   彭家聲:我們又見面了
  12月22日,緬北某地,一幢被椰子、荔枝、菠蘿蜜、枇杷樹環繞著的普通民宅,“果敢王”彭家聲中氣十足地對《環球時報》記者說:“5年前在槍炮聲中跟你聊了40分鐘電話,5年後咱們又在槍炮聲中見面了。”
  除了面前擺的一盆炭火,清晰的邏輯思維,準確的記憶,以及有力的握手,很難讓人相信眼前的“果敢王”已經84歲了。“這5年來,說我的版本實在太多了”,彭家聲笑著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有說我染病不行的,流亡泰國當寓公的,被緬甸政府招安養老的……可我現在不正坐在你跟前嘛!”
  彭家聲似乎更願意談與緬甸政府軍之間爆發的一系列新戰鬥:“經過5年的卧薪嘗膽,我們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現在又有了上千人馬和刀槍,可以跟緬甸政府軍對陣,直到收復果敢為止。”
  從11月19日緬軍炮擊克欽軍校重燃緬北戰事起,彭家聲和他兒子、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司令彭德仁接連指揮屬下武裝與緬軍交戰。“深入敵後,展開運動游擊戰是我們軍隊最重要的戰術”,彭家聲一邊熟練地在空白信紙上畫出對陣雙方的示意圖,一邊向《環球時報》記者解釋說:“插入薩爾溫江以西,也就是江西地區的部隊已經吸引了緬甸政府軍第11野戰機動師、第77師和第88師等4個主力師的兵力,26架俄制無人偵察攻擊機,一級戰備的緬甸空軍,以及果敢、勐波、勐古、南壯一帶的民團。”彭德仁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眾所周知,緬甸政府與緬北民地武和談原計劃12月21日至23日舉行,可政府軍卻率先向克欽軍校開炮,然後又派重兵進剿果敢及鄰近地區的果敢軍,這才是我們不得不出擊的原因。”
  從前線回來休整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何營長,於12月9日至13日在南壯地區擊潰緬軍兩個營,擊斃緬軍215營營長及屬下百餘人,據稱致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蘭驚嘆:“此役之慘烈即便在緬共時期也罕見。”何營長向《環球時報》記者詳細講述了南壯之戰的內幕。
  “我率兩個不滿員的連約40人準備機動時,有當地老鄉前來報告:緬軍上來了!我們趕緊搶占山谷兩側的有利地形,只比緬軍快了一分鐘!戰鬥於下午1時打響,持續到下午6時,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形讓緬軍的迫擊炮徹底失去作用,而政府軍的空中力量又在地面近戰中幫不上忙,所以只剩下我們點射他們的份。當我們最終撤出戰場時,政府軍方面只剩下一支槍還在響……我們清楚數到的政府軍屍體就有60多具,還有一些人是死在林地里。所以,這一戰就消滅了對方大約百人。”
  彭家聲在解釋運動游擊戰打法時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所謂運動游擊戰,就是引誘緬軍深入我們熟悉的地區,然後攻其不備。客觀地說,我們現在的人員不及緬軍,他們裝備的130遠程火炮能打30公里,外加隨時可能趕來的空中力量,所以不可能跟緬軍打陣地戰。因此,我們在作戰前期會派三五人小股騷擾對方,拖累他們,然後在地形有利時集中力量打擊他們,具體就要求部隊做到‘快進快出不打掃戰場’,從而消除緬軍火炮與空中力量的優勢。”彭德仁坦承,果敢同盟軍旅長以下幾乎沒有實戰經驗,普通士兵是20歲剛出頭,所以,戰術戰法至關重要。
  花5年時間“卧薪嘗膽”
  “最落魄的時候是2009年8·8事件後幾天,我只帶著兩名警衛員跑到薩爾溫江邊,整支部隊也就剩下幾十個人,槍是沒有了,後面的政府軍緊追不捨,甚至派人到緬北其他民族特區壓迫他們交人。”彭家聲回顧5年前的情景時說:“後來在泰國漂過一年,看病看了一年,最嚴重的時候連走路都不太方便。差點要了我的命的是膽結石,但我還是挺過來了,可能是老天爺看我還沒有做完事吧,所以就讓我緩過來了。”
  2009年8月7日,緬甸軍方以果敢槍械修理廠製造毒品為由,派30名警察欲搜查該廠,遭到拒絕。8月8日,緬甸軍政府向果敢調派軍隊,與時任果敢特區政府主席彭家聲領導的果敢同盟軍形成對峙,造成恐慌。果敢特區政府隨後在政府網站上就“8·8”事件發表聲明。後來,事態惡化,衝突升級。8月底,西方媒體報道說,果敢局勢基本明朗,大部分地區被政府軍占領。事態平靜後,外界流傳很多關於彭家聲被俘或生死未卜的傳言。不過,彭家聲妻子在8月30日晚致電《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彭家聲與其親信仍處於“安全狀態”。
  彭家聲坦言他“有點迷信,信神,也信佛”,比如說他跟其他果敢人一樣相信“塞冧”。傳說這是諸葛亮七擒孟獲時留下的占卦卜卦儀式:“殺一隻小豬,放入鍋里煮,煮熟煮爛後把肉剝去剔凈,看骨頭,要用小豬左膀骨頭。要請來‘掌塞人’,看卦問卜。”彭家聲還說:“我在長青山還遇見過鬼,那是一天夜裡,路上過來一幫‘人’,走近了卻又不見了,接著又出現了,躲都躲不開!還有一次前去打政府軍,途中一棵大緬花樹的大樹杈落下來擋在路上。於是有人說這是老緬擋道……”
  2012年,當82歲的彭家聲突然出現在克欽特區總部拉咱時,克欽武裝的領導人幾乎不敢相信這一事實。“他當場拍板給了我們100條槍,這是果敢軍重振的開始”,一名奉彭家聲之命提前跟克欽獨立武裝接觸的果敢人士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8·8事件之後,全緬甸的人都認定果敢同盟軍被徹底消滅了,彭家聲再也不可能東山再起。因此,當我出現在克欽獨立武裝總部時,克欽領導層問我有什麼?我的回答是:‘就一封彭家聲的親筆信,一輛借來的摩托車和我自己一個人!’我招來的第一批果敢同盟軍算我在內就5人,第二批10人,還有幾個有多年吸毒史的老兵……就這樣,我們終於恢復到現在14個營的規模,並與德昂民族解放軍、克欽獨立軍、佤聯軍建立了良好關係。武器裝備方面雖仍然極缺,但也有了單兵火箭筒。”
  “多數士兵都是80後、90後,從來沒有戰爭經驗”,果敢同盟軍某部金姓政委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時候就凸顯政治工作的重要性,讓士兵們明白為世居的家園而戰。此後,我們的士兵又經歷了克欽武裝駐地拉咱的2013年守衛戰,在緬軍的戰機、武裝直升機和重炮下鍛煉出來,終於可以獨立到江西作戰。”
  緬北公投定歸屬?
  隨著緬甸政府軍對緬北各支“民地武”施加的壓力增大,特別是國際社會認定緬甸軍方會在2015年大選前“展示肌肉”,緬北的“民地武”開始做各種打算。
  緬甸網絡上盛傳緬北“民地武”甚至有“效仿克裡米亞公投”的說法:如果緬甸軍方堅持武力解決“民地武”,那麼緬北各方將舉行公投,其選項有“繼續留在緬甸聯邦內,保持高度自治現狀”“現有的各軍事政治團體宣佈‘獨立建國’”,甚至還有“回歸大中華”!對此,有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昆明東南亞問題專家坦言:“這種傳言不可信,也不可能,只是民地武為制約緬甸政府而放出的風聲。”
  彭家聲和彭德仁就此問題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明確表示:“緬北問題只能通過政治談判的方式來解決。”克欽和佤邦的領導層也通過《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希望中國能在緬北和平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不過,政治談判的前提在緬甸民主正義黨、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12月26日的“關於目前形勢聲明”中表述得很清楚:“以武力光復果敢亦是我們一種無奈的選擇!”
  《環球時報》記者註意到,“果敢王”的“中國情結”很濃厚,一口帶雲南口音的普通話外,家裡的對聯,書寫的文字,他配合解放軍圍剿中緬邊境的國民黨殘軍歷史,都令人印象深刻。更讓《環球時報》記者感慨的是他對祖籍四川的惦記。彭家聲懇請《環球時報》幫助他尋找四川會理縣的“根”:“之前托好幾撥人找過,但一直沒有找到。”據彭家聲自述,他祖上是四川省會理縣薩林大街人。四代前的祖輩一人來到果敢,做的是“翹頭扁擔”,挑錢銀賣冥幣,“後來才發了家,世居果敢”。
  相互信任是民族和解與和平的基礎
  2015年將是緬甸社會政治的“關鍵節點”,因為60多年來緬甸真正的全國大選在年底展開,各省邦的民主選舉已經於12月27日自仰光拉開序幕,而緬甸中央政府與“民地武”的停火協議也計劃在2015年2月12日聯邦節這天簽署。
  彭家聲坦言:“沒有信任是不會有任何和平談判的。我現在的擔心有兩點:一是政府沒有誠意,也就是一邊放風和談一邊像今年11月那樣主動炮擊克欽軍校,派軍隊搶占緬北‘民地武’控制區;二是擔心緬甸民主選舉仍存在相當大的變數,比如說擔心失去利益的緬甸軍人集團雖然有人脫了軍裝參選,可一旦連這樣的競選都失利,他們會不會以種種藉口宣佈大選結果無效?這些不確定性讓和平談判變得飄搖不定。”
  克倫民族聯盟的衛生官員馬爾塔也表示:“我們都是真心要和平,可雙方都是有人支持和平,有人反對停火。每一方面都有人將和談視為下棋的博弈。”
  2011年,緬甸總統吳登盛上臺後,先後與多支“民地武”簽署停火協議,可全國範圍內的停火仍目標遙遠,有分析稱,這主要跟占緬甸人口多數的緬族政治家在跟少數民族進行權力共享、武裝力量改編和軍方讓權方面不願退步有關。許多緬甸批評人士表示,主要的關節在於軍方不願意讓權。此外,“民地武”占據的邊境地區有巨大的非法利益,比如說非法伐木、開采珠寶。這些利益讓眾多勢力不願意和平收場。▲  (原標題:專訪“果敢王”:中國情結濃厚 用游擊戰打緬軍)
創作者介紹

Justin

wn85wnrb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