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日本經濟新聞》網站7月9日稱,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8日在歡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到訪的議會演講中強調:“澳日的合作伙伴關係並不是要抵抗誰。”如此表態是因為澳大利亞部分國內輿論批評稱,進入特殊新階段的澳日關係將引發中國的擔憂。
  一邊是同為美國的同盟國、共享民主主義等價值觀的日本,另一邊是最大的貿易對象國中國。在法治支配地位等原則性意見上,澳大利亞與日美保持一致步調,與此同時,澳大利亞還希望加深與中國的貿易和投資等經濟關係。為了無需在中日之間二選一,阿博特可謂是絞盡腦汁。阿博特在演講中表示“不失老朋友,也能結交新朋友”。
  在強化與日美關係的同時,阿博特也十分重視中國的“參與”。阿博特列舉了中國海軍首次參加美國主辦的多國聯合軍演一事,顯示出欲強化中國參與其中的框架。
  此外,阿博特還在致力於推動澳中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於年內達成。
  日本外交學者網站7月9日發表文章稱,在安倍首相訪澳時,澳總理阿博特重申了澳日“特殊關係”,並高度評價日本扮演的“模範國際公民”的角色。但他也很註意平衡澳大利亞與北京的戰略利益。他補充說:“我強調,我們的伙伴關係(澳日伙伴關係)不針對任何人;它是致力於和平、繁榮和法治的伙伴關係。”
  澳大利亞將面臨如下關鍵挑戰:確保與日本建立更密切的戰略關係不會損害與中國日益密切的經濟關係。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本周早些時候提出了一項建議。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她強調地區內必須做到透明併進行對話,並敦促東京與北京進行更多磋商。她說:“我們鼓勵日本向該地區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告知其正常化的國防態勢的細節。”改善中日關係似乎是新“特殊關係”的一個不可避免的條件。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網站7月8日稱,就連承認日本侵略戰爭早已結束、並且認為日本一再為自己的暴行道歉的人也覺得難以徹底忘卻那段歷史。德國、甚至還有造成的傷害要輕得多的俄羅斯都直面了本國的侵略史,並用司法手段嚴厲懲處了主犯。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本的道歉沒有涉及對其領導人或整個侵略野心的批判。日本兒童不會從書本上瞭解到先輩曾犯下的暴行,並且有時會被引導著認為那段時期不過是一段不愉快的往事。日本對自己在中國、馬來半島以及菲律賓實施的暴行尤其沒有作出深刻反省,也沒有展開任何形式的學術研究。同樣,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也有意採取了漠不關心的態度。
  因此,與日本建立更密切的聯盟關係所帶來的問題是,澳大利亞會被認為認可了日本的一些領土收復主義立場,進而被認為我們在和我們毫無關係的爭端中有所偏袒。自然,中國會將我們與日本的親近視為至少是反對中國的選擇。我們想和所有的國家交朋友,但是不加選擇地交友會帶來巨大的風險
  【延伸閱讀】
  外媒:澳大利亞外長對華放狠話 遭多方狠批
  2014-07-11 09:06:29
  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澳大利亞《時代報》網站7月10日稱,澳大利亞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說,澳大利亞將勇敢反對中國,以捍衛和平、自由價值觀和法治。
  畢曉普表示,往屆政府由於害怕冒犯中國而避免談論中國是錯誤的做法,這是聯合政府迄今在如何應對中國問題上最明確的表態。
  畢曉普對費爾法克斯媒體集團說:“中國不尊重軟弱。”這表明現政府與往屆政府沉默政策的決裂。畢曉普說,沉默只會引起困惑。
  畢曉普指出,去年11月公開抗議中國單方面宣佈設立防空識別區的經歷(這致使中國外交部長在照相機的咔嚓聲中嚴厲斥責她,讓此事盡人皆知)讓她堅定了自己的觀點,即與其被誤解還不如直言不諱。
  畢曉普還表示,中國與周邊國家軍事化色彩日益濃重的爭端,促使澳大利亞加強並擴展與美國和其他國家、特別是日本的軍事關係。這是迄今澳大利亞最明確的公開表態。
  英國《衛報》網站7月10日稱,澳大利亞負責外交事務的反對黨發言人塔尼婭·普利伯塞克指責外長畢曉普損害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而且在澳大利亞的地區關係中玩“零和”游戲。
  普利伯塞克說,與中國和日本發展密切關係最符合澳大利亞的利益。
  她說:“我認為(畢曉普)的發言是一種適得其反的不嚴謹言論。作為一名外交政策評論人士和擔任澳大利亞的外長是有很大差別的,理解這一點很重要。”
  她說:“我們的最大利益反映在與我們的朋友中國和日本都發展密切關係上,而且還反映在我們確保中國和日本更好地理解彼此上。”
  英國《每日郵報》網站7月9日稱,澳大利亞工黨參議員達斯塔亞里對於外長畢曉普強硬的對華言論表示不滿。
  他說:“對於作為澳大利亞首席外交官的人而言,畢曉普外長的言論、舉動和行為對於增進與我們最大貿易伙伴的關係毫無益處。”
  在被問及這是否將危及與中國簽署一項自由貿易協議時,達斯蒂亞里參議員說:“我認為肯定會在經貿方面產生影響。”
  畢曉普曾批評前幾屆政府因擔心冒犯中國而未大膽發表反對中國的言論。她對《費爾法克斯新聞報》的記者說:“中國不會尊重弱者。”
  《澳大利亞人報》網站7月10日稱,工黨眾議員尼克·錢皮恩警告政府不要“卷入亞洲國家的關係中”。
  他對澳大利亞天空新聞台說:“儘管澳日圍繞二戰的關係創傷正在痊愈,但你知道……韓國和中國等地(對日本)有著不同的記憶,那些地方的戰爭開始得早得多,而且歷史背景不同。”
  【延伸閱讀】
  評論:日澳在歷史問題上一個鼻孔出氣不得人心
  2014-07-10 18:32:01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7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簽署經貿與防務協議,相談甚歡。(來源:網絡資料圖)
   
  中國日報北京7月10日電(資深評論員 王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0日結束了為期四天的對澳大利亞的所謂“歷史性訪問”。對安倍來說,此行可謂收穫良多,不但與澳方簽署了一系列經貿和軍事方面的合作協議,而且意外地在歷史問題上得到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的“背書”。錶面看來,其所謂聯澳對抗中國的企圖似乎要得逞了。
  澳大利亞需警惕安倍“言不由衷”
  作為繼美國、英國、中國、加拿大、印度尼西和新西蘭的國家領導人之後第一個在澳洲國會致辭的日本領導人,安培8日在澳大利亞國會進行歷史性演講時極盡表演之能事。除了向在二戰中的亡者表示哀悼、併發誓不會讓歷史重演之餘,安倍還信誓旦旦地說:“二戰後,日本長時間深深地思考過去種種,我們帶著捍衛和平的誓言繼續前行。直到現在我們都在履行這個誓言。我們決不允許過去的恐怖事件重演。這個誓言在今天依然充滿生機,並且在未來也不會發生改變。對此我們堅定不移。”。
  對於早已熟知安倍說一套、做一套嘴臉的廣大亞洲人民來說,安倍的言不由衷是顯而易見的。如果日本真的如安倍所說深刻反思了過去種種、併發誓捍衛和平的話,就不會在2012年單方面宣佈釣魚島國有化,更不會於最近宣佈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些行為不但使東海關係緊張、而且在地區引發日本是否會繼續走和平之路的重憂。無論是日益緊張的中日、日韓關係,還是對地區安全前景的擔憂,日本安倍當局都難辭其咎。對於這一點,亞洲、乃至世界愛好和平的國家是有共識的。
  然而,從澳總理阿博特對安倍的歡迎辭來看,澳洲人民還需站穩腳跟、煉就火眼金睛,才不至於在歷史問題上站錯隊,為日本否認歷史、美化二戰罪行站台。
  阿博特在歡迎辭中說:“雖然我們不贊同日本在二戰中的所作所為,但是對於二戰中在悉尼犧牲的日本潛艇兵,澳大利亞敬重他們的技能和對任務的使命感。” 此言一齣,不但亞洲輿論一片嘩然,也讓很多澳洲人始料不及。對於那些二戰時受日本侵略者蹂躪的國家和人民來說,這種為侵略者張目的言辭嚴重地傷害了他們的感情。
  阿博特,請不要忘了那些在1942年死在悉尼港灣的日本潛艇兵是為了侵略澳大利亞而去的。澳總理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辭不但使澳大利亞在對待日本歷史問題上顯得是非不分,而且還會影響澳大利亞與其他亞洲國家的交往。延伸閱讀:日媒:澳大利亞苦心兼顧中日避免二選一
  澳大利亞甘心做日本的棋子?
  澳大利亞近年來對亞洲頻頻拋出橄欖枝,普通澳洲人對亞洲的認同感日益增強。2012年10月,當時的吉拉德政府發佈《亞洲世紀中的澳大利亞》白皮書,提出建立“亞洲世紀政策”部門,用以推動相關改革,為澳大利亞在“亞洲世紀”的發展描繪路線圖,受到澳國內和亞洲各國的普遍歡迎。
  此次安倍訪澳,阿博特在日本的歷史問題上沒能站穩立場、應對失誤,如果繼續一錯再錯下去,以前為了更好地同亞洲各國發展關係所作的努力很有可能會付諸東流。如果事態果真朝此發展,澳大利亞很有可能會揀了芝麻、丟了西瓜,得不償失。這決非危言聳聽。日本對歷史問題的不悔改和這兩年來日益右傾化的言行受到亞洲各國的普遍反對,任何一個外交上成熟的區域外國家在選邊站隊的時候都不會選擇站在日本一邊。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樣做即無道義、也不符合本國利益。
  那麼,安倍果真以為澳大利亞是打心眼兒里願意和日本盡棄歷史嫌隙、成為其在地區和國際舞臺上強有力里的後援嗎?安倍如果這麼想的話,那就太幼稚了。至於澳大利亞是否心甘情願被日本利用成為其對抗中國的一枚棋子,這更是一個大大的問號。延伸閱讀:安倍訪澳之際 澳主流媒體批評日本政府錯誤歷史觀
  澳大利亞盲目挺日從美的代價
  其實,只要對國際政治稍微有點常識,就不難推斷澳總理阿博特的挺日言論根源是顧及澳大利亞同美國的盟友關係。美國近來對安倍的右翼言行不但不加以約束,反而時常為其站腳助威。作為慣於跟著美國屁股後面跑的澳大利亞,向來以美國的立場為立場。澳大利亞這種缺乏個性、深深打著美國烙印的對外政策很成問題。如果美國的立場不得人心的話,澳大利亞勢必就得為盲從美國而付出代價。
  自2009年以來,澳大利亞發表的兩份防務白皮書就已經說得很明白,澳大利亞認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會不斷下降。2012年發佈的亞洲世紀白皮書認為亞洲在世界政治、經濟版圖的崛起是必然的、而澳大利亞必須抓住這個機遇期和區域內大國、尤其是中國和印度,搞好關係。這些綱領性文件所傳遞出的信號是澳大利亞正在重新校準自己的亞洲觀,而這些努力也是符合澳大利亞本國利益的。那麼如何才能搭上亞洲發展的順風車?答案顯然不包括在歷史問題上和日本站在一起。
  事實上,中澳關係這些年發展得很好,而雙方發生齟齬的地方幾乎都和美國有關。比如澳大利亞同意讓200至25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官兵於2012年年中開始進駐澳北方重鎮達爾文。再比如,在中國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後,澳大利亞緊隨美國和日本之後強硬表態、表示反對。至於對華為在澳開展業務的種種阻撓,也有步美國後塵之嫌。如果中國不是一個胸懷寬廣、有容人之量的大國的話,採取反制措施也未嘗不可。中國發展中澳友好的決心和誠意可見一斑。即便如此,即使中國再寬容大度,也不能無限制地容忍澳大利亞一次次地做出不友好的舉動,澳方對此應該作到心中有數。
  中國並不反對澳大利亞和日本開展更緊密的合作,只是澳大利亞需要牢記不能為了和美國、日本的關係而讓中澳關係受到影響、甚至受到傷害。在中、美、日、澳的複雜關係中,如何拿捏好分寸,既不拉幫結夥、也不混水摸魚,而是做一個值得信賴的伙伴,澳大利亞還有很多需要改進之處。
  (編輯:劉夢陽)  (原標題:外媒:澳對日獻媚將面臨損害中澳關係風險)
創作者介紹

Justin

wn85wnrb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